散文:暴风雨

时间:2024-05-20 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

黑压压的一排乌云,以排山倒海之势自西向东压将过来,继而狂风大作,似乎要将劳作的人们吹起,使人难以睁眼,不得不抬臂于额前,无力的招架着。那一排排的杨树,像是喊口令似的,立正--弯腰,不时有意志薄弱者倒下,也有稍作反抗者被折为两截。忽然,一道闪电被斜挂在天空,象急速逃亡的灵蛇,弯曲着转瞬即逝,让人们不情愿的眨巴着眼睛,它也可能是急于躲避雷的威力。
闪电过后,山崩地裂的一声长鸣,大地在颤抖,房屋在摇晃,人们在打个冷战之后迅速捂上了耳朵,不敢正视天空。巨响之后,余音袭来,象山石滑落,如万炮齐鸣,人们不自觉的随之摇晃。响声未远,暴雨倾盆而下,铺天盖地,雨注如竹,在地面上冲起一朵朵小花,盛开的雨花重重叠叠。人们狂奔着,还不忘抱着头,唯恐天塌下来,又恐雷公不小心将锤子掉下,真如败兵狂窜。刚才天空还是燕舞鸟飞,转眼都落荒而逃,不知去向。就连平时总爱狂吠的大黑,也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挤进檐下。
闪电满空竞舞,雷声此起彼伏,乌云翻滚,暴雨倾盆,看不出停的迹象。大地瞬间一片汪洋,不敢想象,是谁拉倒了江河,碰翻了湖泊。乌云裹着狂风飞奔着向更远的东方冲去,西方渐渐地发亮了,压在大地上的乌云渐渐地飘了起来,雨也开始稀疏,房前屋后的树木一片狼藉,仍然站立的也显得有点垂头丧气,倒下的、折断的在那呻吟。
雨停了,天空更亮了,时而露出的蓝天,显得更加蔚蓝和清新。大地也似乎在变魔术,刚才还是一片汪洋,现在只有坑洼里还装瞒着黄色的雨水。稍高的坡地,残留着千万条雨水冲刷的痕迹。鸟儿又开始鸣叫,燕儿也穿梭蓝天,刚才还留下几声哀鸣的蛙们,又开始欢畅,似乎庆贺它们战胜了暴雨雷电,为胜利欢呼。大黑又翘起了尾巴,趾高气昂地瞅着从不同地点走出躲雨的人们,还不时的发出“哼”的声音。
天开始放晴,原野更亮了,绿叶在流淌着生命的信息。空气是那样的清新,使人们忘记了刚才恐怖的一幕,在贪婪的呼吸着。只有那通向远方的路旁,一根根雨前还手拉着手挺立的水泥杆,现在无一例外的被折断,横躺在水沟上,记下了大自然的威力。干渴的土地湿润了,沟渠也灌满了水,路面清洗如镜,人们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解除了剩余的心悸,又开始了新的劳作。

※本文作者:深谷飘雪※